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说起来,最初的诸子百家,那都是阐述自己的道理,用自己的道理去感化说服人了,被圣贤道理所感化说服的人,就追随于诸圣贤,开始各自用行动去实践诸圣贤的道理了。
可以说,当初诸圣贤的理念确实是有着它们独特的魅力的,不管是法家、儒家、墨家、道家等等,都能够感化他人,让他人愿意舍生忘死地去践行这各种理念。
末日之杀神重生 笨蛋也写书
法家的“法治”,儒家的“仁义”,道家的“无为”,墨家的“非攻兼爱”等等,当初可都是先进思想,就是放在现在,那也是觉悟相当高的思想了,让当初许多人追随实践了,可以说和近现代所谓的共和主义、社会主义、资本主义等制度异曲同工,都让人争相采用了。
只可惜,百家争鸣之后,或许是圣贤们思想觉悟都太高了的缘故吧,还在忍饥挨饿的普通人根本就做不到了,没法实践其中各种理念,没法达到所谓的修身养性,兼爱非攻,治国平天下了,于是在百家统一于儒家之后,儒家吸收百家精髓,达到鼎盛之后,不可避免地就都走向了衰落了!
这种衰落不是说儒家传承上的衰落,儒家传承一直都在,而且因为科举盛行,看起来越来越兴盛了,但是这种兴盛只是表面上的兴盛了,是功名利益驱动的兴盛,其实内里思想是十分衰落的,因为真正实践圣贤理念的儒者其实是越来越少了,大多数读书人都是披着一层皮,做着追名逐利的事情而已,儒家圣贤的理念恐怕比不得金银功名,甚至是眼前的美女了。
看着繁华似锦,世道清平,眼前处处都是欢笑和热闹,外面光鲜亮丽,喧嚣尘上,其实内里早已是腐朽糜烂不堪了,精神和肉体上都是如此了!
都市逍遥侠
“唉!”张秀才不知怎么,看着对面花香楼那不断出出进进的年轻读书人,心里忽然有些感伤,轻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或许对于他这样传统的读书人,依旧遵循着圣贤书上的教导,修身养性,品行端正的读书人来说,眼前这些夜夜逛青楼的读书人已经算不得是什么读书人了,他们已经是堕落而不自知了,连基本的修身养性,品行端正都做不到,又算什么读书人呢?
不过,做为一个教书先生,他除了叹息一声以外,也只能够教导自己的儿子学生,后生晚辈不要学他们一样堕落而不自知了,其他的却是什么也做不了了。
于是,他转头对张进、方志远等人道:“进儿,志远,元旦,梁谦还有卫书!你们可不能像对面的那些读书人一样,堕落而不自知了,我不期许你们将来有什么大志大做为,能够像圣贤一样,践行自身理念,治国安民了,至少你们自己要修身养性,品行端正,洁身自好了,明白吗?”
闻言,张进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为何张秀才要如此嘱咐了,但见他神情严肃郑重,张进、方志远他们也不敢怠慢,自是各自点头应了。
“是,爹(先生、张叔父),我们明白的!”
此时,张进他们应的如此痛快,还只当张秀才只是又在警告他们不要去青楼楚馆寻欢作乐了,哪里能知道张秀才的所思所想呢?那是做为读书人的修身道德准则,可不只是警告他们不要去青楼楚馆寻欢作乐了。
张秀才也看出来了张进他们还是没明白他话语中的深意,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又是叹息一声道:“希望你们是真明白了!但愿以后你们能够成为一个真正的读书人了!”
公主小姐
说完,他又是沉默了,再没多说什么,张进他们只觉得莫名其妙,但也没有一人开口多问了。
这一夜,金陵书院大门前的这条街上喧嚣热闹,一点都不冷清,对面花香楼莺莺燕燕,女儿脂粉香香味浓重,琴声、箫声、琵琶声不断,欢笑声不断,一夜灯火通明。
当然,这些和张秀才、张进、方志远他们都无关了,他们这一夜就坐在这书院大门前,或坐或站了一夜,听着对面的琴箫琵琶声,看着天上的月明星稀,熬了一夜了。
國術兇猛
第二天一早,喧嚣一夜的金陵书院大门前继续喧嚣热闹,或坐或站或蹲着的读书人都又是站了起来,开始排队了,也有的读书人腹中饥饿,又是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干粮饼子就着凉水吃了。
此时,张进他们也是站起来了,可看着这几个小圆凳,张进迟疑着问道:“爹,这些凳子怎么办啊?”
张秀才想了想就笑道:“先放在这里吧,等会儿卫书过来,就让他带回家去吧,昨晚上还真是多亏了他送了这几个小圆凳过来,否则也是难熬!”
“哦!对了,熬了一夜了,你们这会儿应该也饿了吧?我和你们梁伯父这就去给你们买点东西吃,你们等着啊!”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情殇天使:杠上偷心总裁
听妖说故事 青涩岁月
绝世小神农 断罪
说着,他又是招呼了一声梁仁,二人挤出了人群,去街道两旁的摊子上买了一些热腾腾的包子馒头和饼子了,当然他们自己也顺便吃了点东西,填了填肚子。
然后,他们拿着买的吃的东西就要返身回去,却不想在走到人群最外面时,那对面的花香楼也是开了大门,正好那又是风流了一夜、神清气爽的刘文才、秦原等人从里面说笑着出来了,不经意间张秀才和他们就是对了个眼神,都是互相看见了对方了。
神秘老公難伺候 淺月
迷糊蘿莉的毒吻魔咒
顿时,刘文才、秦原等人神情都是尴尬难堪无比,他们可能怎么也想不到,这一出了花香楼,就迎面遇见了张秀才吧,这下子该怎么办?这一大清早的从花香楼出来,谁都知道他们肯定在里面过夜了,简直解释都没法解释。
而张秀才却比他们平静许多了,只是眉头皱了皱,就冲他们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了,然后一句话都没说,就转身和梁仁挤进了人群,返回到张进、方志远他们身边去了。
靈士世界 阿丐
但是,他这平静的态度却也显的十分冷淡了,完全不像以前那样热情关切了,要知道之前他们一路上结伴同行的时候,做为长辈的张秀才可是很关心照顾刘文才、秦原他们这些后生晚辈的,完全不是此时这样冷淡的态度了。
刘文才、秦原他们面面相觑,当然他们也不是蠢人,却也是各自心里瞬间就明白过来为何张秀才态度会如此冷淡了,一句话都不说,只点点头就走了,只是一时之间刘文才他们却是无人说话点破,都沉默不言了,刚才的神情气爽,说说笑笑却是瞬间变成了默然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