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隋辩离家后,隐姓埋名在江湖生活,后来又到了盛京谋生。
以上,只是这个版本故事的官方说法。
北境王傳奇 劉如是
江宴深邃犀利的目光打量在谢长鱼身上,他从不相信表面所看到的东西。
片刻,他冷言道:“隋公子也不必装了,真正无才无德、不学无术的窝囊废怎可能提着杀头的胆子写一折弹劾信给圣上。”
话音一落,谢长鱼咧嘴笑道:“不愧是江兄。连这都被你给查出来了~”她操起手,再无知书达理的样子,这幅吊儿郎当、不知所谓的模样与传言中不学无术的隋辩结合起来,简直就是一个人。
我的姐姐是美女 當年探花
“啪!”高堂上,落下拍案声。
江宴一张俊脸阴沉无比,透过他的厉眸,谢长鱼仿若在下一秒就会成为一具尸体,“辱没当今圣上,你还有什么遗言。”此时,他已化为地府的阎王,一句话宣判出犯人接下来的命运。
“哈哈哈哈哈~”谢长鱼大笑,丝毫没有畏惧之心。
这一来一往,藏在某处机关之后,隔着帷幕,历治帝横眉怒目,差点就坐不住的时候,被轩辕翎拦下了。
魔帝帝尊 浦東京
轩辕翎学着杜清饶教他的话,压低声音复述一了遍:“父皇,不如再等那竖子说说,儿臣心想如他这种不学无术的废物就算有这个贼胆也写不出那弹劾信的,说不定此人背后还有同犯。”
“这竖子目中无人,朕今日不砍了他难消心头之怒!”历治帝神色暴戾,到了中年,他的肝火是越发旺盛,容不得有他人质疑,再莫说此人还给他写了折弹劾信,令他堂堂天子颜面无存。
到了此时,历治帝还不知他口中这个‘竖子’与谢长亭长的一模一样。堂内的机关设置巧妙,藏着机关内的人可清晰听到外面的声音,但外面却无法听到里边的声音。
谢长鱼的笑声已然停下。
江宴蹙眉,拍案问道:“死到临头,你也能笑出声?”
“这有什么!”谢长鱼扬眉:“既小弟与江兄相识便知晓江兄并非不分是非之人。江兄说的没错,弹劾信的确是小弟写的,但之所以小弟敢如此写,目的是为了置之死地而后生。”
江宴眼里藏着笑,这家伙果然不负他所望。
正了神色,江宴复而问:“你且说说,本相给你一炷香的时辰,你若答的令本相满意则给你个机会,本相会亲自在圣上面前替你说说情,留个全尸。”
“……”谢长鱼在心头翻白眼,不愧是江宴,腹黑本黑!
这话传到历治帝耳中,再加上轩辕翎一番添油加醋,味道就变了。
“儿臣斗胆给父皇谏言!以后父皇对江宴还是得有防备之心,这方才,江宴便为那竖子求了情~儿臣认为他与隋辩关系非同寻常。”轩辕翎说的情真意切,看似是真的在全心全意在为历治帝着想。
历治帝思索半响,沉声道:“你莫要妄加猜测,江爱卿一心一意为天下社稷着想,你将来登上皇位后,江爱卿同样是你的左膀右臂。太子啊……大燕没了江宴便没有现在的繁荣。将来……也是。”
他这番语重心长的语气,轩辕翎表面受用,心里却想,不会的!他轩辕翎登基以后,第一件事便是杀了江宴!
轩辕翎的眼神出卖了他,帝王观察人心可谓通透!历治帝暗自摇头,心想他的太子已经变了。原本太子格局不大,才华平庸,而现在太子的心胸越发狭隘,容不下他人,若在将来太子登位,轩辕一族的天下还能保多久?
而轩辕翎恐怕做梦也想不到,他虽是太子,历治帝却并不放心。
大荒九重界
历治帝是一直有打算将待在梵音寺带发修行的三皇子轩辕沐、体弱多病养在不休山的六皇子轩辕闻接回来。
只道是帝王之心深不可测!
籃壇第壹妖孽 飛流先生
“儿臣看那隋辩犹豫半天,定然是无话可说!不如,儿臣现在就带兵出去将此人当场斩杀!”
历治帝扬手,沉声道:“再等等!”
话音刚落,外边的声音传了进来。只听外面那人已收起吊儿郎当的姿态,话音抑扬顿挫:
“小弟长话短说,昨夜兄长被毒死一事,依照江兄的办案效率定然能查出与楼家有关。而小弟之所以称自己是‘置死地而后生’不过是想苟且留下性命。”
谢长鱼说着,眼尾泛红:“小弟年幼时被身边最信任的奶娘卖给人贩子,每日活得朝不保夕,那时便已学会扮猪吃虎。然而除了家族里的人,南方世家中想让隋家垮台的又何止楼家一个?小弟若稍微露出些才华,恐怕早就死了!”
江宴不为所动,启唇悠悠道:“你的才华本相并不怀疑,你幼年的经历本相可理解,但你所说的‘后生’,就是吃了熊心豹胆随意写折弹劾信污蔑圣上?你可知这是大不敬!龙颜至尊无上,岂能是你等小儿可冲撞的!”
神盾局的新晉職員 職業偷懶
“唉!”谢长鱼长叹一声气,悬在眼眶的泪水终于留出:“江兄别看小弟平日里嬉皮笑脸,实际小弟也是心忧天下的浪子。自从听闻小弟儿时被算命先生断言将来会成为圣上手下的得力干将以后,在姨娘的督促下,小弟每日除了读书就是勤加连武,心想能有一天能够入朝为圣上分忧。”
彼岸花之寻觅的信仰 骨孤葬
璀璨星婚:顧少的緋聞老婆
说到此,谢长鱼顿了顿,又道:“可小弟两年间四处游历,见惯了除盛京城外的那些残破城池里的百姓,衣不果腹是常事,流民失所才是最不能忍受的!而盛京内,小弟观测到各方势力对皇族虎视眈眈,贪官污吏吃相难看。可想而知,圣上在朝廷难免受到压制,贪官污吏在体制下被世家保护。”
“圣上被这些心存侥幸的贪官蒙蔽了。”说完,谢长鱼长呼一口气,眨眼望着江宴。
“……”江宴嘴角一抽,心道此人实在是嘴上说一套,脸上做一套的典范!他丝毫不怀疑隋辩已经看出内堂有机关了。
此人如此聪慧,将来若不归顺于他的阵营之下……江宴想,他会亲自诛灭此人!
江宴眉眼深了几分,此番便留此人一条性命!他如是想着,嘴上冷冷道:“你自大如此,本相不知该斥你蠢还是赞扬你胆子大!回答本相,你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吸引圣上的注意,是与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