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條光陰長河
小說推薦我有一條光陰長河
万象谷,灵药峰。
周途本体一直呆在光阴长河之中。
望着小船前面波涛起伏的河水总算平静下来,周途顿时满意的点了点头。
药妃入怀王在榻 浅灼桃夭
“终于避过了所有气运反噬的情况……”
“接下来,郁文桑会来追问我慧剑同心咒的秘密,然后被我和林琰联手拉拢说服……”
“日月谷也会站在我们这边,黎王谷会被卫冬元控制,也倒向我们这边,裘易已经开始尝试进入第四关,但因为仙游谷的缘故,神隐山的其他弟子,也会支撑我们……”
“今天晚上,曲幽谷、青霞谷、九绝山和天一宫,便会先和万象谷、药神谷、听剑山展开大战,然后日月谷、黎王谷很快过来支援,仙游谷紧随其后,神隐山和藏风谷最后赶到……”
“到了明天早上,这场大战会波及山脉中的几乎所有修士,甚至就连散修也想要过来捡便宜……”
腹黑爹爹霸氣娘親 筆落
“等这场大战进行到最后关头,一宫三山九谷的气运彻底紊乱,我便可以真正放开手脚!”
“血石森林,会成为蜀洲绝大部分修士的葬身之地!而接下来的第四关和第五关,是用来解决那些漏网之鱼的,最后到了天魔左手的底下,我会在那里干掉裘易,让唯一活着的蜀洲修士祝梦依拿到那件血道仙宝!”
“如此一来,我和祝梦依同运,便能夺到蜀洲的绝大部分气运!但这还不够!我要再把栖月山脉里的天魔左手放了,还有无昼渊的天魔右手也一样,让这对天魔魔手,跟蜀洲拼个你死我活!”
“有了蜀洲的气运,我接下来的计划,便不会再受到气运的反噬!我会让蜃影以夜芸筱的身份再次出手,当众镇压天魔魔手,然后随便找个大义的名头,强行收服一宫三山九谷,暗中控制住蜀洲的所有老祖!这样,我就能从真正意义上,占据蜀洲的全部气运!”
想到这里,周途顿时笑了起来,这个过程和结果,他已经在光阴长河里仔细检查过好几次,不会再有任何意外!因为所有的意外,都已经被他提前规避掉了!
“还剩一些打捞河水的次数,去看一下五十年后的未来吧!”周途心中暗道,五十年后,是天魔帝左冥降临的时期!他一是想看一看天魔帝降临时的情形,二是想要尝试跟未来的自己勾通一次……
于是,周途立刻打捞了小船前方的黑色河水……
片刻后,周途眉头紧皱的重新回到光阴长河,五十年后的自己死了!他没有找到五十年后的自己!
“不应该这样的!按照我现在的规划,蜀洲的气运一定会被我夺走!而有了蜀洲的全部气运,加上三位剑妖的保护,我接下来的修炼,应该顺风顺水才对,我为什么还会死?”周途满脑子疑惑,他认真思考了一阵,再次打捞了小船前面的河水,这次打捞的河水,对应的是二十年后的岁月。
嫂嫂我來愛 西瓜太妹
很快,周途再次返回光阴长河,二十年后的自己,照样死了!
周途眉头又是一皱,然后打捞十年后的河水……
连续尝试了数次,加上自己对宙道的感知,周途终于在只剩今天最后一次打捞河水机会的时候,成功锁定了自己未来死亡的确切时间点!
離婚以後
“三个月后?这开什么玩笑?我现在就算没有蜀洲的气运,也不可能只活三个月!”周途非常疑惑的想着,然后就打捞了三个月后的河水……
眼前景象变化,周途看到自己和自己的分身都坐在万象谷的森罗殿里,蜃影、寒语和炎姬在旁保护,森罗殿长老明若幽却充当了侍女的角色,做着端茶倒水的杂务。
——————
“这个时间段的万象谷,已经完全被我控制!”周途心中暗道,然后他就更加狐疑起来,万象谷被他暗中控制,三位剑妖都在旁边保护自己,除了天魔帝提前降临之外,谁有杀他的能耐?就算左冥的大弟子左肖亲至,以他现在身边的战力,逃肯定没问题!
这个时候,周途顿时听到自己开口……
“蜀洲的气运,已经被我占据,但要消化这些气运,却还需要一段时间。”
“我现在就缺一门合适的宙道功法,等把蜀洲气运完全消化掉,这个问题应该可以解决……”
體聖 依然在
“但现在么,反正也没什么事做,蜃影,你这段时间一直戴着面具干嘛?把衣服脱了,陪我这个主人乐呵乐呵……”
闻言,蜃影一点没有要脱衣服的意思,她平淡的回道:“我最近身体有些不适,你找别人吧!”
周途顿时有些奇怪,身为剑妖,蜃影就算真的身体不适,也不可能拒绝自己这个主人!更何况,蜃影怎么可能身体不适?
“身体不适?哈哈哈……寒语,炎姬,你们两个帮我按住她!我要用强的!”周途听到自己兴奋的说道,似乎对方越反抗,他就越有兴致。
寒语和炎姬非常听话的过去把蜃影按住,蜃影握了握拳头,似乎想要反抗,但最终还是忍耐了下来。
“嘿嘿嘿……”
周途看到自己一边笑着,一边走向蜃影,然后一把抓向对方的胸口……
在这一刻,连周途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像一个非常邪恶的大反派,但紧接着……
轰!!!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整个森罗殿瞬间被夷为平地,磅礴的星辰之力,将寒语和炎姬同时轰飞出去!
周途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就见自己已被蜃影掐住脖子,悬在了半空!
“蝼蚁!”蜃影冷冷的吐出了两个字。
这什么情况?周途顿时又惊又怒,蜃影居然背叛了自己这个主人?然而,他很快看到,蜃影比他更加愤怒!对方的怒意几乎快要凝为实质,整个天幕已经化为黑夜,夜中雷鸣闪电,大地也跟着颤抖,似乎整个蜀洲,都无法承受对方的怒火!
血帝輪回
“我不想在这时候跟你闹翻,因为这对我们两个都没好处!但你非要挑战我的底线!”
“我不知道你现在是故意装糊涂,还是早就料到我会再次重生,但你莫要以为,多了一层剑道情劫的束缚,就能对我为所欲为!”
“你太弱了,没资格做我的男人!”
蜃影语气平静的说着,她说话的方式和气度,已跟曾经的夜圣一模一样!
这个时候,就算周途反应再迟钝,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
“你是夜芸筱?!你不是进入魔界了么?”周途听见自己非常震惊的问道,夜芸筱明明去了魔界,他的蜃影怎么又变成了夜芸筱?
“你以为,上次你的剑妖夺走的东西,就只有我的力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