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大神你人设崩了
孟拂拿到最大的项目,只要她能完成。
不出意外的话,继承人这个考核她基本上能通过,连一向对她没有要求的任郡都十分惊喜。
这件事也被他宣扬出去。
这也是任郡深思熟虑的,任唯一前期能靠着他打入京城的圈子,任郡自然也不会委屈孟拂。
不过一下午,圈子里关于孟拂会跻身京城名媛圈这件事已经小范围的传开了。
任郡也有心为孟拂造势,晚上还大张旗鼓的在任家给孟拂举办庆功宴。
长老阁以及苏家的管事都在。。
眼下任唯辛丝毫不加掩饰的一句,让刚要说话的来福愣了一下。
任唯辛并没刻意压低嗓音,距离近的人也都听到了,面面相觑后,不约而同的沉默下来,距离远的没有听到的人见其他人不说话,就像被传染一样,全都静下来。
任郡放下酒杯,他看了任唯辛一眼,嘴边是笑着,但那双眼睛却深不见底,“你想说什么?”
任唯辛被他一看,也有些害怕,不过还是梗着脖子。
他还想说话,身边任唯一倒是按住了他的肩膀,她向来会做人,眼下也收敛了自己的情绪,不卑不亢的看着任郡,“就如您所见,您应该知道,我半年前就在策划盛老板的那个项目,这份企划也在盛老板那里。父亲,我想问问您,您知不知道,您亲生女儿是拿我的企划案跟盛老板谈判的?”
她说的不卑不亢,嘴里的也是反问句。
但语气,却是肯定。
在她心里,已经默认了任郡跟盛老板私底下有交易,用的还是她跟盛老板讨论出来的合约。
大 主宰
这句话一出,大长老跟几位管事也面面相觑。
一时间心下都有些怪异,孟拂能在两天之内跟盛老板谈下项目,确实让任家所有人刮目相看,能解决这件事,孟拂的能力毋庸置疑。
就是……
她能力高的有些超乎他们的想想。
眼下听到任唯一跟任唯辛的话,这些人恍然,如果用的是任唯一的策划……
邪 王 的 寵 妃
一切就说得通了。
任郡看着任唯一淡定的样子,心下也有些犹疑,他相信事情应该不是任唯一所说的,可另一方面,任唯一太过淡定了。
凭借他对任唯一的了解,没有足够的证据,她不会这么冲动的就来找他的。
所以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
孟拂着了任唯一的道,这份出现在孟拂那里的方案有可能就是任唯一动的手!
如果是真的,这件事可大可小,往小了里说,孟拂会被任家惩罚把这个项目重新还给任唯一。
往大了点说,如果被宣扬出去,孟拂会被当成一个笑话,就算她是任家大小姐,这个名声传出去也不好听。
他开口:“这件事应该有误会。”
任郡思忖的样子,让任唯一也笑了,她心里更加确定任郡在心虚。
任郡了解任唯一,同理,任唯一也了解任郡。
她笑了笑,只拿出手机,给任老爷拨电话。
这个庆功宴,任老爷本来也在的,但他今天身体不好,他没来。
接到电话的时候,任老爷正在卧室休息,接受家庭医生的诊疗。
“最近京城倒是出现了个神医,”家庭医生看着任老爷的身体状态,微微思忖,“一个富商瘫痪了三十多年的腿那个神医都能治好,中医院正在讨论,如果能找到消息,我们会为您跟任先生安排诊治。”
这个神医最近中医院传开了,富商圈也传开了。
不关注医学跟金融圈的人倒是不知道。
任老爷摇摇头,刚要说话,就有人给他拿来了电话,是任唯一的。
他接过电话,忽然从床上坐起来,眉眼一沉,“什么?”
他直接拔掉了手上的针头,在医生不解的神色中,直接出门下楼。
**
楼下大厅。
不多时,任郡、任唯一、长老团以及任家几个管事都到了。
任老爷面色不太好,他没有看其他人,直接看向任唯一那边,任唯一身边的任唯辛被任老爷目光一扫,不由往后退了一步。
神级杀手闯都市
任老爷却没管他,目光放在了任唯一身上。
来福把手上的文件递给人任老爷。
任老爷伸手翻了翻,上面确实有盛聿跟任唯一的印章。
门外面,匆匆从器协赶回来的任唯乾也冷着一张脸。
他看着大厅里聚集的人,顿了一下,才往前走了一步,“爷爷。”
路上肖姳就打电话跟他说了这件事,他本来不信,可这会儿看到任老爷手边的文件,任唯乾顿了一下,他看向任唯一:“你跟盛老板的方案怎么会在阿拂那儿?”
任唯一淡淡抬头,她看着任唯乾,只平静的回:“那要问她啊。”
没有刻意的嘲讽,语气却让人极其不舒服。
大厅里,其他人眼观鼻鼻观心。
任郡身上还有些酒气,他看着任老爷,解释:“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但阿拂不会这样做。”
任唯一从来到大厅,就没再看过任郡,眼下听到任郡的话,她转过头,嘴角依旧是笑着,这笑容却是有些自嘲,“她不会这样做?爸,您又开始偏袒她了是吗?”
她看着任郡,眉宇间是丝毫不掩饰的淡漠。
长老团看向任郡他们的目光也有些变了。
“老爷,”大管事出来,朝任老爷道:“这件事,还是请孟小姐回来当面说吧。”
任郡听着他的语气,面色一变。
因为这件事把孟拂叫回来,这分明就是不信任孟拂的表现。
“爸,您电话里问问她就行。”任郡偏头,唇稍抿。
比起孟拂,任老爷对任唯一的了解比较多,他看着不卑不亢的任唯一,就猜测这件事大半跟任唯一猜测的差不多。
任唯一也确实会算计,偏偏在任郡搞庆功宴的时候说出来,眼下长老们跟管事一行人看着。
就算想私下解决也来不及了。
任老爷偏了偏头,对来福道:“去打电话让小姐回来。”
这句话,很明显,他信任唯一了。
“爸!”
“爷爷!”
任郡跟任唯乾两个人的声音都响起。
任老爷手抵着唇,咳了两声,然后抬手让他们别说话。
**
窦添这边,孟拂还没走。
而窦添打完球,就匆匆回来,也没答应风未筝等人的请求,只带了个小弟回来。
小弟看到坐在窦添家沙发上,玩着添哥电脑的孟拂,一时间不敢说话。
这一切,在晚饭时候苏承出现的时候,他更是一声也不敢吱。
好在中途窦添拉着他还有孟拂苏地打了会儿网友,小弟才勉强忽略一点苏承。
吃完晚饭,孟拂就要回去了,她还要处理论坛上的事,有几个想法确实给了她一点启发。
窦添从楼上拿了个包下来,伸手把孟拂之前玩儿的电脑装起来,让孟拂带回去,“这电脑你拿回去用。”
他是看孟拂用他的电脑十分流畅,这电脑在她那里比他这儿要有用的多。
本来也就是窦添用来玩游戏的。
这玩意在联邦实名制采购,一人只能购买一台。
孟拂自己有电脑,比窦添的好用,她本来想说不用,但想起来另外一件事儿,她站在大门边,拿着手机戳了下苏承。
苏承在跟苏娴打电话,闻言,自觉的往里面走了一步,接过了窦添递过来的电脑。
窦添身边的小弟目瞪口呆的看着苏承。
他身边的小弟与跟班大部分人都见过苏承,这个人清冷,一身世家公子的脾性,矜贵十足,不近人情。
都是圈子里的,小弟自然也知道连京城大名鼎鼎、无数追求者的第一名媛风未筝也对他有不同心思,不过这人整个人一移动冰山,据窦添透漏的消息,风小姐连话都没跟他说上。
门一打开,外面就有一阵冷气进来,苏承打开车门,不紧不慢的开口:“他跟你倒是不见外。”
“窦哥人是可以的,”孟拂刚坐进副驾驶,又想起来什么,看向隔壁的小厨房,“你等等,我去跟厨师长说一声再走。”
苏地还在跟人学习厨艺。
她去跟厨师告别,顺便鼓励鼓励苏地,苏承就站在车门边,等她回来。
就是这个时候,孟拂的电话响起来,打电话是来福,苏承瞥了一眼。
在电话第二次响起来的时候,他伸手接起。
手机那边的来福声音有些奇怪,“小姐,您……能回任家一趟吗?”
苏承声音显得低沉,漫不经心的开口:“她不在。”
通过电流传递的声音带了些失真的电流,来福隐隐觉得声音耳熟,隔着电话,总觉得有莫名的压迫感:“您是……”
苏承往外看了眼,面色不太好的,把手机给孟拂。
孟拂接起电话,十分礼貌:“您找我有事?”
来福又被孟拂的声音惊醒过来,重复了一遍。
孟拂看着外面的灯,“现在?……行。”
车子开往任家方向。
任家的位置苏承是知道的,他江车开袋停车位,眉轻皱,修长的手指点着方向盘:“这么晚现在还要回去。”
孟拂解开安全带:“你在这儿等我。”
**
孟拂到达任老爷这儿的时候,大厅里的人已经等了半个小时。
这半个小时,大厅里气氛安静到可怕。
颇有种风雨欲来的气势。
孟拂一进去,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她。
她很明显的看到之前跟她聊得很好的管事看着她,目光显得有些怪。
孟拂挑了下眉,不动声色的顺着人群往里面走。
海边看夕阳 冷泪笑
“阿拂。”任郡朝她走过来,帮她挡住了大部分目光。
“呵!”这是任唯辛嗤笑的声音。
任唯一只淡淡看她一眼,便收回目光。
“大长老,任爷爷,柳管事……”孟拂一一打招呼,十分有礼貌,不慌不忙的。
她向来乖巧,一身懒散又带着些少年人的意气,眉眼秾丽,美得肆意又张扬,确实很难让人不喜欢,也难怪喜欢她的人这么多。
任老爷看着孟拂的样子,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好半晌,他转向任唯一:“唯一,这件事就此算了,阿拂把这个项目还给你。”
这也就是任老爷默认了孟拂跟任郡在这件事上动了手脚。
“你——”任老爷这一句话,让任唯辛十分愤怒,他“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额头青筋暴起,似乎要说什么的样子。
“唯辛。”任唯一拍拍任唯辛的肩膀,让他坐下来。
任唯辛深吸一口气,只厌恶又嘲讽的看了孟拂一眼,然后坐下去。
孟拂被看得莫名其妙,“不是,我……”
任唯一淡淡看向任老爷,她依旧一副不卑不亢的状态,打断了孟拂的话,不过却不是对孟拂说的,而是对任老爷道:“爷爷,这件事我不追究,不过我希望她能给我道歉。”
长老跟管事们等人都低头喝茶,在这个时候都没说话,也没发表意见。
这件事本来就是孟拂这边先做的,给任唯一道个歉,也不算什么。
“好,”任老爷松了一口气,他看向孟拂,顿了下,语气也缓,“阿拂,你给唯一道个歉,握手言和……”
几人三言两语的,就把事情给奠定了。
任郡眉头青筋直露,他看着任老爷,“爸!”
“不是,”孟拂也抬手,她礼貌的道:“我为什么要道歉?还有,我要把什么项目给她?”
孟拂这么一问,大厅里又安静了一瞬。
“嗤——”这个时候,还是任唯辛没忍住,他又站起来,讥诮的看向孟拂,“你竟然还好意思问出来,我问你,你知不知道,我姐跟盛老板的合作方案在你的工作室?”
五行灭妖记
他伸手指了指任老爷手边的文件。
这是盛聿上午给孟拂看的。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孟拂当然知道,她点头,“对。”
孟拂这么一说,任唯一也无话可说了,她只深吸一口气,对着任郡道:“她自己都承认了,你现在还要替她说话吗?她是你认回来的,你自己解决。”
说完,任唯一转身,要回去。
孟拂这个时候,也听出来了些什么。
她看着任老爷手上捏着的文件,再看看几位长老还有任唯辛等人的态度,忽然笑了,“你们的意思,不会是我跟盛聿的合作,用了任唯一的方案吧?”
任唯辛嗤笑一声,这表情,几乎是认定了孟拂用的是任唯一的方案。
任唯一根本不想听孟拂说话。
她一向是自负的,她也有这个资本自负。
毕竟京城能力比她出众的年轻人,两只手能数的过来。
所以跟盛聿合作的事,她十分自信,不觉得京城有比她拿出更好策划的人,忽然被孟拂横插了一脚,她自己都觉得惊讶。
直到刚刚,任吉信拿出了这份文件,让任唯一恍然大悟。
她根本就不信孟拂能拿出更好的策划。
长老们等人都没有说话。
孟拂脸上的笑容消失,她看向任郡,“你呢?”
任郡拍桌子看向任老爷,“爸,这件事跟阿拂绝对没有关系。”
孟拂面色缓了些。
大长老这个时候也缓缓开口,“任先生,孩子做错了没什么,认个错就好。”
任老爷看着任唯一的背影,连忙站起来,看向孟拂:“你跟唯一道个歉,这件事……”
任老爷的表情,看得肖姳胆战心惊。
她拉了拉孟拂的袖子,压低声音,“我跟你哥都信你,这件事我们会查清楚的。”
孟拂将手机上一个文件打开,她没肖姳的话,只淡淡看向任老爷,现在的表情,比任唯一还要冷,语气也丝毫不掩冷漠:“你们问过我吗,就这么肯定我用的是她的东西,让我道歉?”
任唯一没有回头,她身边的林文及极度不耐的回头,看了孟拂一眼,耐心已经没有了:“所以你要死不承认是吗?那军事法庭见。”
跟盛聿的国防合作,是足以上军事法庭的。
这一下,连任郡都被乱了阵脚,来福连忙开口,“小姐,都是一家人,你道个歉,一切都当作没发生。”
孟拂把打开的手机扔到林文及手上,在林文及说话之前,淡淡开口:“你先看完。”
林文及极度不耐的低头,压着火气看孟拂扔给他的手机。
在翻到第二页的时候,表情变得惊愕。
孟拂单手插在兜里,漂亮的桃花眼眯着,“这是我给盛聿的方案,林文及,你觉得就她的方案,也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