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
乔墨儿刚脱一件衣服,外面的老赖就先进来寻姑娘了。
兴许是老赖喝了酒,看见乔墨儿在那儿站着脱衣服,觉得挺合自己胃口的,就上前抓住乔墨儿,就往房间里走。
“姑娘的面貌好生眼熟,都不知道在哪儿见过的了!”
眼前的老赖不知在哪儿见过乔墨儿,但现在也不是考虑在哪儿见过的事情了,现在最主要的是一泄自己的体内洪荒之力。
他上前就要搂住乔墨儿亲,却被乔墨儿一圈给捶了。
“居然还是个小娇娘。”
情深婚浅
乔墨儿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打人,本能的反应就打了眼前的老赖,好像打的还不轻。
“你敢动手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老赖被打了一拳,眼睛还是很生疼,但是气势一定不能输。
乔墨儿也不服输的瞪着眼前的老赖,反正现在她有两只眼睛,那个老赖只有一只眼睛瞪着她。
造化媧皇
“我管你是谁?我哥哥可是耿世子,你要是敢对我图谋不轨,我的世子哥哥一定会杀了你的。”
“又是耿逸怀?”
怎么合着每一次他打劫的时候,都是碰到跟耿逸怀有关的人,上一次在集市上也是,这一次在这个撩舞阁也是,究竟这个耿逸怀有多少风流债?
“对啊,我世子哥哥宠我有佳,你要是敢动我,你一定见不了明天的太阳。”
“反正天还没黑,我有的时间同你这个娘们耗。”
無限之強化
这个老赖走到了桌子边,点起了一根香,乔墨儿又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只是觉得很难闻,便秉住呼吸,不让自己嗅到一点儿那个香味。
老赖也不着急,等着乔墨儿待会投怀送抱。
乔墨儿快被逼红了眼,只能慢慢的绕到窗户边呼气,希望待会会有奇迹出现,也会有人能救了她。
“小娘子就不要再挣扎了,还是早点儿从了我吧,我可不嫌弃你长得好不好看。”
老赖似乎酒醒了许多,看见乔墨儿的样子也没有那么合他的胃口了,但是偶尔换换口味,也还是可以的。
“只要小娘子现在好好伺候我,我倒可以带着小娘子去我的庄子,做压寨夫人。”
乔墨儿瞄了一眼窗户底下是个草地,心中生了一计,准备逃窗离去。
“可我觉得你长得不好看。”
“小娘子,好不好看不重要,重要的是实力。”
老赖似乎看出了乔墨儿要跳窗逃出去,伸手将窗户给带了起来,顺便将他那满脸胡须的嘴,凑向了乔墨儿。
乔墨儿又是一拳,把他的另一只眼给伤了。
“臭娘们,你找死!”
老赖抓着乔墨儿的手臂,拖着她去了床上。
乔墨儿还是不妥协,在床上踢来踢去,“你放开我!”
“臭娘们,大爷我同你好好玩玩,看你今天晚上怎么逃出我的掌心?”
老赖粗鲁的撕开乔墨儿的衣裳。
“呵,这皮肤还挺细滑的,今儿被大爷我宠幸,是你的荣幸!”
乔墨儿愤怒的捏住自己的手,恶狠狠的瞪着坐在自己身上的老赖。
可她的力气哪能比的上一个男子,更何况现在的乔墨儿还被他坐在身下。
不过这个老赖看见乔墨儿双手捏拳,竟用力的撇了一下乔墨儿紧握的双手。
“就你这小胳膊小腿,还能把我这个糙汉怎么了吗?别做梦了!”
老赖越说越兴奋,甚至更加用劲的去捏乔墨儿的双手。
“不要碰我左手!”
乔墨儿红着眼睛让老赖放手,可老赖不仅不放手,还直接上嘴去吻乔墨儿的手,这可把乔墨儿恶心的,一脚将他踢开。
也就是这个时候,老赖刚被乔墨儿踢开,一个玉箫直接从乔墨儿耳边擦过,她抬眼一看,来人正是韩云熙。
“你怎么会来?”
老赖摔在了地上,抬头瞧见一个穿着黑色夜行服的公子闯了进来,顿时觉得又是被羞辱的一次。
“你这个娘们,竟然还敢找帮手;你们给我等着,我这就叫我的手下过来,把你们两个给我丢出去。”
老赖从地上爬起来,指着韩云熙的背,让他等着。
“像你这么笨的人还真难见,出门居然连点儿防备之心都没有。”
韩云熙觉得自己要是来的不及时,这个乔墨儿怕是已经狼入虎口了吧。
“谁说我没有防备之心,他不也被我伤的差不多了,更何况我和公子你很熟吗?”
乔墨儿这般说话夹枪带棍的,惹得韩云熙很不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早知道就不来救你了!”
“谢谢,我一个人可以搞定他的。”
超级女球王 乌蒙闯情关
危险婚姻:腹黑总裁的豪夺 红了容颜
乔墨儿推开挡在她面前的韩云熙,指着那个老赖说道,“你说你让谁等着。”
老赖刚想说让韩云熙等着,当韩云熙对上他的眼,吓的他踉跄的倒在了地上;“对不起,我不该,不该动你的女人。”
“什么叫我是他的女人?”
乔墨儿不解,“你别走,把话给我说清楚。”
“公子,姑娘对不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三年前也是我不该在路上调戏姑娘,还请姑娘公子饶了我吧!”
老赖着实的害怕乔墨儿和韩云熙,想当初刚成立一个山寨,本想在临安城劫一个女子回寨里做压寨夫人,谁料想碰到了乔墨儿,乔墨儿当时也是像现在这般惊慌失措,但是韩云熙出现救了她。
天武紀 藍田暖玉
原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韩云熙却因为老赖想要动乔墨儿,硬是让人连夜烧了寨子;害得他现在家徒四壁,成了名副其实的老赖,因为他只想靠蛮力花天酒地,却不想花钱吃饱喝足。
猩紅之夜 灼眼的亡夢
“你别走啊,我话还没有说完呢!”
乔墨儿站在房里喊道,可这老赖哆哆嗦嗦的跑出去,甚至连门都一起带上了,生怕韩云熙会一个健步如飞,将他提回来各种折磨。
乔墨儿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起身准备也想要离开这个房间,却发现自己全身轻飘飘的,还有一股燥热。
“怎么会这么热呢?”
乔墨儿狂躁的开始将刚整好的衣服,又脱了下来,韩云熙不知道乔墨儿这么做到底是怎么回事,立刻拾起地上的衣服给她盖了起来。
“不要碰我,我热!”
乔墨儿挡开韩云熙的手,让她不要把衣服给她盖上。
唐农 鬼屋夜游
“这是怎么一回事?”
韩云熙不停她的话,拿着衣服将她包了起来。
“你看那里!”
乔墨儿指了指前面桌子上的香,笑着告诉他,“你是不是傻,这不明白着中了合欢香吗?”
“合欢香?”
韩云熙听完,立刻捂住自己的口鼻,似乎好像也已经晚了,他好像也中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