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沈落静静听着万沛儿倾诉。
“我娘和兄长,还有孙嬷嬷她们,每次见我难过,她们都是劝我识大体,懂是非,其实我又哪里是不识大体的人呢?只是人从来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罢了……”
沈落朝外头看了一眼:“我看得出来,你身边这位孙嬷嬷,是个真心为你考虑的,你的母亲和兄长定然也是护着你的。”
万沛儿点点头:“我知道。只是她们一直劝我懂事,却好像没有一个人肯站在我的角度为我想一想,她们想的都是长远的事,是家族是大义,可她们有时候好像忘记了,忘记了我现在有多难熬……”
不等沈落再说些什么安慰万沛儿,她却是先笑了起来。
“好在如今有你同我说说话了,其实你陪着我发发牢骚,咱们说些小家子气的话,如此,我便开心了。”
万沛儿是笑着的,但眼中明亮的神采已经比不得从前。
沈落看在眼里,却知道再劝下去也是徒劳。
人啊,许多事情总是要自己经历一遭,靠时间才能真正释怀。
这样一想,沈落朝着外头叫了一声:“半夏。”
“奴婢在。”隔着门,外头半夏应了一声。
“你去帮我找孙嬷嬷讨一盏茶,然后跟华懿跑一趟宫外,去马车上把送给鲁王妃的衣裳拿进来。”
“是。”外头应了。
“哎呀,你陪我说了这半天的话,这些懒丫头,竟连茶都没给你斟一盏!”
復仇工具
万沛儿说着鼓起了腮帮子,被沈落这么一打岔,她倒的确是转移了心思,现下的模样又有了几分精神。
流光之年 側側
沈落笑着同万沛儿打趣了几句,不多时,玉隐便捧着茶送了进来。
“王妃恕罪,是奴婢们怠慢了。”
“无妨。”
“等一下…”沈落话音刚落,万沛儿便皱着眉头叫住了玉隐:“你通传下去,告诉曲宜宮所有人,以后若是摄政王妃来,便不用拦着。”
“是…”玉隐并未退下:“方才玉芝她…”
玉隐欲言又止,大约是怕万沛儿惩罚玉芝阻拦沈落一事,想说些什么求情,却是不知如何开口。
“玉芝怎么了?”万沛儿眉头皱得更深。
玉隐不明就里,这才抬眼看了看沈落,沈落便笑起来:“我可没告状,是你家贵妃自己忽然想到这事儿了。”
“什、什么?”万沛儿看看玉隐又看看沈落,不知发生了什么。
那年花开花又落
“你先退下吧。”
沈落让玉隐退下之后,这才将玉芝阻拦她进曲宜宮的事同万沛儿说了一遍。
尤其是玉芝险些被门槛绊倒的模样,说得栩栩如生,似在眼前,万沛儿便又笑话了玉芝一阵子。
幻城二 談判者
只待万沛儿笑声渐停,沈落这才问道:“我进来时孙嬷嬷说之前有人来看你,却惹得你不快,这是怎么回事?”
其实宫中无人和万沛儿交好,便是性子温和些的容妃,虽和万沛儿能平心静气说些话,到底也不是常来常往的交情。
即或是这也算有交情,容妃却不是个喜欢到处拜访闲谈的。
所以会是谁在大家都去巴结尤渝瑶的时候来看万沛儿呢?
“是曲夏宫一个新封的选侍。”万沛儿道:“我原以为她是来同我说话解闷儿的,可说着说着她就扯到了渝妃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听那话头,总觉得别有用意,我便说身子乏了,将她赶走了。”
“可是新封的欣选侍?”沈落问,眸色沉了沉。
万沛儿大约对康欣馨没什么印象,拧眉思考了片刻晃了晃头:“兴许是吧,反正模样很是乖巧,说话也温温柔柔的。”
红颜斩 苏阡陌
不必多想,沈落几乎已经断定是康欣馨了。
農媳 葉草心
说话绵里藏针,康欣馨是最在行的,而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沈落心知肚明,果不其然,这才进宫多久,便已经显现出她的野心了。
想来她是听外头说万沛儿心思简单,想要和当初怂恿康明薇一样怂恿万沛儿,利用万沛儿除去尤渝瑶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穿越成仙
兴许她不仅是想对付尤渝瑶,也想借此让万沛儿犯下谋害龙嗣的大罪,一举两得。
康欣馨这个人极擅于不动声色地怂恿别人,可万沛儿却是轻易识破了她。
沈落看向万沛儿。
或许越是简单的人反而越不容易被怂恿。这种简单,不是指没有心机,而是指没有欲望和贪念。
康明薇轻易被鼓动,那是因为她心中本来就揣着不择手段也要嫁进摄政王府的念头,可万沛儿是不一样的。
“对了!”万沛儿猛然开口拉回了沈落的思绪:“你方才说送给鲁王妃的衣裳,怎么,你跑来看我一趟,却是什么都没给我准备?”
沈落朗声笑了两声,这才将袖子里头的机关鸟拿出来递给万沛儿。
大约是心绪舒畅了不少,只将机关鸟在手里把玩了一番,也不等沈落说完怎么玩的,万沛儿便起身扯着沈落要出去试试。
机关鸟设计奇巧,模样也可爱,不仅是万沛儿,玉芝玉兰这两个丫头也是十分感兴趣,围着万沛儿看了半晌才让沈落试飞。
这东西沈落在南戎见多了,飞上天机关鸟发出鸟叫,她仍是淡定,万沛儿和那两个丫头却是已经一惊一乍地说个不停了。
不仅是玉芝玉兰,曲宜宮的洒扫太监们也是觉得新奇,一时间都忘了手里的活儿,一个个昂着头目不转睛只顾着看那天上的机关鸟了。
因着一只小机关鸟,曲宜宮倒是热闹了一阵子。
穿来就变成”娘亲”
放开是我做过最勇敢的事 果橙哥哥
沈落见她们兴致好,便自己到屋子喝茶去了,外头则是打成一片。
孙嬷嬷年纪大,没那些丫头们贪玩,便陪着沈落在屋子里头。
见着万沛儿在院子中笑得开怀,孙嬷嬷恭恭敬敬,连连朝沈落道谢,说着说着,竟差点流出泪来。
倒也不是被沈落感动,多半是想到万沛儿郁郁寡欢这么些日子,孙嬷嬷心中疼惜,却不能同底下的那些小丫头们说道,也不好在万沛儿面前表现出来。
一个人撑了这么久,到了沈落面前见万沛儿又和以前一样高高兴兴的,孙嬷嬷便撑不住了,洒了几滴热泪。
沈落正担心哄完了主子又要哄嬷嬷,好在玉隐及时进来,告知孙嬷嬷时辰,说是稍晚些该出发去鲁王的接风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