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转机!
必须得有转机才行……或者留下什么记号,好让玄机师伯他能循着我的路线赶到这里来。
方正心头暗暗焦躁,事实上,这一路奔逃之中,他留下了不知道多少暗号。
龙凤宝贝偷偷藏
但可惜……无用。
他留下的任何东西,都瞒不过云天顶的真元搜寻,为逃开云天顶的追杀,他必须全力以赴才行。
可如此一来,真元外溢,就算云天顶的神识搜寻不到方正的踪迹,但他在哪里停留云天顶都能知晓的一清二楚,遗留暗号给玄机这种事情,根本就没有可能。
爱丽丝学院之冰火双骄 叉尾猫
云天顶此人,委实太过滴水不漏了。
暮雪奇緣王子的私房女孩
再不想办法的话,我恐怕支撑不得太久了。
“师兄!!!”
突的……心头蓦然间一阵惊叫声响起。
方正动作一顿,御剑飞行的姿势陡然间一乱,显然没想到脑海中竟然突然响起了这么一声称呼。
而这叫自己的方式……赫然正是……
“师兄,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柳清颜的声音再度响起,较之刚刚清晰了不少。
在中原行鏢的日子 三觀猶在
这回,方正已经无比断定了,这分明就是舍心印的联系方式,早已经不知道以这种方式跟苏荷青联系了多少回了,自然不会出错!
東岑西 芥末綠
可颜颜她怎么……
他尝试以舍心印法门回应柳清颜,问道:“颜颜,你怎么会用舍心印的?”
“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我这些年来越是修炼,实力提升,就越是能感觉到身体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随着体内的修为被我吸收,然后我就感觉我跟师兄的距离越来越近了……只是我一直都没有尝试过,但我听师兄说起过舍心印这东西,感觉跟舍心印很像,然后我就试了下,没想到竟然真的联系上了。”
隔千年 唐绍
柳清颜的声音很是欢呼雀跃,惊喜道:“想不到我竟然真的可以跟师兄在心里对话,太好了,师兄,你现在正在被那个云天顶追杀吗?”
方正嗯了一声。
掌禦九霄 玄塵
“我明白了!”
里蜀山之上。
柳清颜睁眼,惊喜道:“原来真的可以联系上师兄的,我竟然能跟师兄在心里对话,太好了。”
周轻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
就算担忧方正安危,但此时看着自己弟子这欢呼欢喜的模样,她仍是忍不住萌生了一种拔剑冲过去助云天顶一臂之力的想法。
小丫头,你就不知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吗?
有了这东西,你余生再难反抗他的一言一行了,简直就是他想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再难抗拒……
她怒道:“这方正到底是什么时候悄悄给你种下了舍心印?!”
“这事儿另有隐情,师姐您如果想知道内幕的话,不妨去询问一下师兄。”
云芷清很自然的接过了话题。
嗯……当初是玄机师兄让自己等人隐瞒的,自然也该由他来承担后果,怎么能让方正承受怒火呢。
“算了,年轻人的道道我是玩不懂了。”
周轻云无奈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公孙简一眼,感觉自己这人确实是太过放不开……自己替弟子觉得委屈,说不定自己弟子还很高兴自己竟然被他给种下了舍心印呢。
不对,她是真的很高兴来着。
“别纠结这些旁枝末节了,清颜,你速速问问那方正,他现在在哪里,我立即赶去救他!”
乾老说道:“玄机如今正被那昆仑三老缠着,他还不知晓此事,但我来了也是一样,那云天顶若是出现在我面前,这一次,他绝无生理!”
柳清颜点头。
又闭上了眼睛,过得一阵,她睁眼,苦着脸道:“师兄说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了,这一路不停的变幻方向,到得现在距离里蜀山已经越来越远……他有尝试着留下暗号,但可惜云天顶太过精明,任何暗号讯息都会被他摧毁殆尽,而且他目前的位置在不停的变幻,也没法说明。”
乾老苦恼道:“确实,云天顶这小子当年资质之高,在蜀山几乎堪为第一,就算是玄机也要逊色他一筹,也就是他没有拜在玄天峰上,不然的话,蜀山掌教的位置还未必能落到玄机的手上呢……可惜,资质再好,不学好也是无用,如今反而给方正添了天大的麻烦。”
柳清颜担忧道:“那怎么办?”
洪荒接 华严圣
周轻云喝道:“派出弟子,立即向四面八方搜寻,找到那方正与云天顶两人的下落之后,立即赶回报讯。”
乾老担忧道:“可那云天顶实力极强,若是一旦遇到他们两人的踪迹……恐怕活着回来报讯的机会微乎其微。”
“但每一名弟子都有灵烛在,一旦身殒,灵烛熄灭,我们也能知道他们的方位!”
周轻云深深吸了口气,说道:“虽然这么说对那些弟子不太公平,但方正确实比普通的弟子们重要了太多,哪怕死上几百名弟子,方正也绝不能有恙,而且云天顶也知道灵烛之事,他未必敢下杀手暴露自己的位置,我们也只能赌这一把了!”
“这……也好,随你吧。”
愛瘋娛樂人生 行走的驢
乾老幽幽叹了口气,感觉若是玄机在此,恐怕也会出这个主意。
自己到底还是老了,又未曾真正执掌过蜀山,于这种生死危机时刻,反应还是比不得这些年轻人呐。
“其实,我有一个办法来着。”
村孤
雪之霞犹豫了一阵,目光在云芷清身上扫了一眼,突然张口说道。
“什么?!”
几人目光同时落在了雪之霞的身上。
按理来说,她本没有资格进入里蜀山……但当时云芷清急欲赶回里蜀山,雪之霞也表示自己想要进去。
也许是因为面前的女子已经与方正缔结了最为亲密的关系,且已经是她的弟子的缘故,云芷清便带上了她。
反正连邪极宗都已经算的上是那苏荷青的嫁妆了,这雪之霞还有什么信不过的。
只是如今连乾老也是束手无策,没想到她竟然能说出……
于是乎。
片刻之后,柳清颜的声音再度在方正的心底里响起。
“师兄,我跟你说一套口诀,你一定要好好记住知道吗?记住这口诀,也许你就可以逃脱云天顶的追杀了。”
口诀?
方正怔了怔,心头已是错愕,什么口诀能让他逃脱云天顶的追击?
难道世上还能有一套口诀,能让自己隐身或者干脆将所有的真元尽都隐匿不成?
那边,柳清颜已经开始颂念口诀了。
她读的很呆板,颇有一种……别人读上一句,她复述一句的复读机感觉。
而方正听着听着,脸色已是错愕了。
这口诀确实颇为神妙,廖廖数百字,简单的很,但正因简单,反而纯粹……其功能便是……
采补功法!
难道颜颜所谓的办法,就是让我动用这采补功法,在云天顶的追击之下现场采补云浅雪,从而借她体内的化神玉来突破炼真境界么?
若是如此的话……
确实有很大机会突破炼真境界,但如果中途被云天顶看到……卧槽,岂不是父前犯了?
他恐怕会不惜一切代价施展禁法,然后把我给打杀掉的,所以如果真想这么做的话,必须得想办法争取到更多的空挡才行……尤其是我,需要的空挡就更多了。
可……
等等!!!
方正突然想了起来,脸上露出了几分荒诞神色。
问道:“颜颜,我师父在旁边吗?”
“在啊!”
颜颜的声音永远都是那么无忧无虑,虽然担忧方正安危,但知道自己与方正心神相连,她其实很雀跃。
听到方正文化,她老实答道:“不仅仅是师父,雪姐姐,我周师父,还有简师伯……不对,是简师叔……乾师伯祖爷爷大家都在呢……”
柳清颜顿了顿,笑道:“对了,师父刚刚嘱咐我跟你说句话……她让你轻点儿……”
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