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封九界
小說推薦塵封九界
修炼者虽然是超脱于凡人的存在,但归根结底还是没有逃出一个人字,人类该有的感情、欲望,修炼者都有。
豐臣遺夢
只不过他们和凡人的追求不同罢了。
就如同,蛮兽和妖兽虽然都超脱于兽,但还是没彻底摆脱兽性,依然按照丛林法则生存。
都市至尊龍皇
公子长相实在有些平凡,可当他的气势展开后,气质都为之一变。
修为,永远是修炼者追求的第一目标。
富公子的修为没有让众人感觉到高破天际,可一人拾级而上,压的整个合欢宗百名弟子不断后退的景象实在是让人震撼。
于是,富公子的形象在几名女弟子眼中不断变得高大。
只可惜,他的话有点伤人。
觉得自己被侮辱后,几名女弟子出手变得狠辣,攻击开始夹杂一些乱人心智的东西。
盛世官商
合欢宗的法——惑心术。
这种法术可以同任何攻击一起发出,乱人心智,动人情欲。
只可惜,他们面对的是富公子。
虽然富公子是钱家的“弃子”,但形形**的诱惑见得实在是太多了,就凭她们这些手段,有些不够看的。
不慌不忙挥了挥衣袖,几名女弟子的惑心术原路返回。
中了自己招数的女弟子们脸上出现潮红,身体也有些发软。
她们的道侣见状,赶紧将她们带到了一旁。
“何人来我合欢宗撒野?”
星恋(下)
山顶处,一声含着怒气的低沉声音响起。
合欢宗弟子听到这声音,仿佛找到了救星。
人群自发向两旁散开,让出了中间的台阶小路。
“我们大师兄来了!这下看你怎么死!”
“现在求饶也晚了,颤抖吧!”
“唉!刚才劝你你不听,这下麻烦大了。”
来了靠山之后,弟子们的吼声中很明显有了底气。
富公子懒洋洋的抬头向台阶上看去,整个人一愣。
这也不怪富公子分神,实在是来的人,长得太有特点了。
過去莊嚴劫 紫郢
抗日之超级兵 乔三郎
“上面那人,你睁开眼睛说话!”富公子提了提声音,有些不满。
合欢宗众弟子“……”
富公子说完,人群再次向外散了散,生怕一会大师兄怒了,波及到自己。
他们大师兄,天生眯眯眼,这辈子最恨的就是有人说他眼睛小。
山顶处,大师兄左右各抱着一位美人,一身彩衣,妖娆的有些过分。
富公子觉得,如果把他怀中的美人换成美男会更合适一些。
“年轻人,你可以留下你这辈子最后一句话了。”大师兄粗暴的推开怀中的美人,在山顶,石台阶的尽头处,伸手指向了富公子。
他喜欢这种站在山巅俯视人群的感觉。
他喜欢一句话便能掌控别人生死的感觉。
他喜欢受人簇拥追捧的感觉。
唯独不喜欢,甚至憎恶别人说他的眼睛小!
“留下最后一句话?”富公子皱了皱眉头,有些疑问,但紧接着眉头舒展,脸上带些笑意的问道:“你到底能不能睁开眼睛说话?”
打蛇打七寸,伤人得扎心,常年混迹于人与人之间的富公子在怼人扎心一事上,研究颇深。
果然,听到富公子的话后,大师兄再也保持不住自己的仙气。
他面色开始狰狞,如同凡间妇人吵架般红了脸,直接从山顶一跃而下。
“既然你一心求死,那我便成全你!”
大师兄飞身而下,一边打着道术,一边阴狠的说道。
富公子不急不慌,还是揽着伶月,沿着台阶,缓步而上。
没几步,大师兄的攻击便到了,富公子嘴角微挑,身后浮现出一块刻着不明图案的龟壳。
絕色冷王妃
仿佛感受到主人面临攻击,龟壳自发运转,来到富公子身前,上面刻着的不明图案突然亮起,将富公子和伶月挡在了后面。
龟壳上图案亮起瞬间,大师兄的攻击通通变了方向,打在了龟壳上,而龟壳不仅完好无损,图案反而更加明亮。
“就这攻击,还想让我留最后一句话?”富公子闲庭信步,嘴上却不闲着。
大师兄听到富公子的话,更是怒火攻心,忍不住就想要施展自己最残忍的手段。
尋龍奇遇記 悠水獨眠
想到接下来的场面,大师兄脸上有些疯狂。
他最辉煌的战绩就是用他接下来的手段,把宗门一名长老变成了痴呆。
也是那次战斗,奠定了他合欢宗大师兄的名头。
想到这,伸手入怀,掏出了一个小巧的药罐。
只是还没容他将药罐打开,山顶之上的宗门中突然传来了一道呵斥声。
“来者是客,不得无礼!退下!”
听到严肃的声音,台阶旁的众弟子纷纷半跪。
大师兄脸上浮现一丝挣扎,最终还是把药罐又放入了怀中。
人类最后那几年 瘫痪老哥
我要嫁给谁
“小子,算你命大。”大师兄对着富公子说完,同样半跪。
只是低下头后,眼中的阴狠更加浓郁。
对于合欢宗出现的情况,富公子好像一点都不意外。微微一笑,龟壳消失,同伶月继续前行。
合欢宗虽然是个二流宗派,但整个山头设计的非常大气,由山门到山顶的台阶都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个。
九为数之极,台阶数设计成九千九百九十九,可见野心。
只不过从实力上看,野心有些大,实力配不上。
富公子不急不缓,当他登上山头的时候,已经过了快一刻钟了。
山顶上,一位老者静候多时,等到富公子上了山,便把他迎进了山头的议事厅。
偌大的议事厅有些空旷,只有老者和富公子,伶月三人。
关了大门,老者突然对着富公子一笑:“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富公子闯山门,本就理亏在前,见老人这般,赶忙施了一礼道:“山下冲撞言语只是一时心急,当不得真,望宗主海涵。”
宗主点了点头,邀富公子一同落座。
不过宗主并没有上主位,反而是坐在了富公子身边,客气道:“若我合欢宗能有一人得公子半分天赋,兴旺都不在话下。”
富公子颇有深意的看着主位,摆摆手,回道:“宗主就别和我说那些客套话了,如果合欢宗想挣,可不是一个二流宗门挡得住的。”
宗主这时候眼睛里有些赞赏,也不藏着掖着,直言道:“不愧是钱家出来的人物,这双眼睛果然看的明白。”
伶月从一旁提起茶壶,给宗主和富公子各斟了一杯,开口说:“我家公子不喜欢别人提他钱家人的过去,请宗主谅解。”
宗主紧紧的盯着富公子,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吐出一口气说:“果然如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