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
“只是家主的关系?”
乔於珂问道。
乔墨儿凑近乔於珂说,“我知道你不相信,我的家主会这么好心的来救我,其实吧,这其中是有难言之隐的。”
“什么难言之隐。”
“我是我们家主的暖床婢女,自小就和他睡在一起,时间长了就有感情了,就像乔大人你养一只狗一样,走丢了也会心急,所以我走丢的时候,家主就非常的着急。”
絕境逆流 醉聞
“着急会亲亲?”
乔於珂又不是孩童,怎么可能会信乔墨儿的胡说八道。
修魔傳說 小海歸
“这不刚刚着急寻我嘛,被这些姑娘们围住,我也是救主心切,才闹出了些乌龙事件。关于刚刚乔大人你说的一生一世一双人,你放心我们庄主绝对,绝对还是喜欢他未来夫人的,他和我真的没有别的旁的什么的!”
乔墨儿一口气解释了太多,刚大口喘气,就被韩云熙这个猪队友给坑了。
“她才不是我的家婢,更不是我暖床的婢女。”
乔於珂听韩云熙这般解释,饶有兴趣的又看了看乔墨儿,“这又怎么解释?”
“呵呵,我家主他脑子不好,乔大人你就别同他一般计较了。”
乔墨儿尴尬的抓住韩云熙,想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傻了,如果是傻了,他不介意待会拿刀捅死他,要是不是傻了,她肯定会插他两刀。
“她是耿逸怀耿世子的妹妹,应该是叫耿墨儿。”
“耿逸怀的妹妹?”
乔於珂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韩庄主怕是真傻了吧,耿世子何时有了个妹妹,我认识他多年,他们耿王府只有他一子,何时又多了一个妹妹?还叫耿墨儿……”
“对啊,他确实是傻了,耿府从来就没有二小姐。”
乔墨儿也陪乔於珂傻笑着,她宁愿乔於珂误会她不是耿府二小姐,也不愿看见乔於珂因为她的事情,把耿逸怀从战场上找回来,万一耽搁了朝廷上的事情,怕是耿王府一家被满门抄斩都难以泄败战之愤。
“我说有,就是有。”
韩云熙还真是一根筋,乔墨儿真的快被他给气死了。
“既然你们坚持自己所说的,那我就不介意让你们体验一下,什么叫做暖床婢女和纯情公子。”
乔墨儿不知乔於珂想干嘛,她望了望韩云熙,希望他能够带自己出去,不然待会怎么死的她也不知道。
代班域主
乔墨儿的内心:我还年轻,我还小,可不可以不要让我这么英年早逝啊!
乔於珂让人送来了一壶酒,斟了两杯酒说:“你们二人若都坚持自己说的,就把这杯酒喝了,谁先喝完,我就相信你们之间谁说的就是真的。”
乔於珂话音刚落,乔墨儿就端起酒杯先喝了起来,韩云熙知道这酒里肯定有炸,死都不动这杯酒。
乔墨儿以为韩云熙是想通了,才故意输给自己的。
“我就说嘛,我说的都是真的,他都没喝这酒。”乔墨儿说着说着,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晕了,“我怎么看见了这里有好几个乔大人啊。”
乔墨儿手中的酒杯掉到了地上,韩云熙见状,接住酒杯并上前扶住了她,“韩公子,你怎么也有两个,不对三个啊。”
乔墨儿说完话就晕倒在了韩云熙的怀里。
众人看着乔墨儿在那儿耍酒疯,还晕倒在了韩云熙怀里,真是可惜了韩云熙这个大白菜。
“就这酒量还敢造次,真是不自量力。”
韩云熙抱起乔墨儿,想要带她离开,却被乔於珂给拦住了。
“怕是乔大人在杯中加了点儿什么吧,不然凭墨儿的酒力,这区区一杯酒,怎么可能会灌醉她?”
“没错,这不是普通的酒。”
乔於珂很喜欢韩云熙的眼光,他做什么事情他都能猜到一二,就连接下来他要说的话,韩云熙都替他说了。
嫡女見聞錄
“这酒里面加了蒙汗药以及合欢药,若是我和她二人一并食用了,就正中了乔大人的奸计,明日之后,我也必定会被安上一个背弃初衷,在外面乱搞的人,紧接着我会臭名远扬,甚至会传回到秘境山庄;而我因为做了此等丑事,最后还会被革去庄主一职。”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就这一杯酒,韩庄主竟然看的这么透彻?”
“这写伎俩一般话本里都会说,我只是看的比较多罢了。”
韩云熙以为自己能算对,却不成想还是算漏了一杯,他还是被乔於珂给算计了,因为他刚刚接酒杯的时候,不小心沾上了独制的蒙汗药粉,当他的手与乔墨儿衣服摩擦的时候,蒙汗药的药力在手中发挥了作用。
韩云熙晕倒,放下了乔墨儿,
“真是小小的遗憾啊,这比预想的还要晚一点儿发作药性啊。”
乔於珂见他们两个熟睡过去了,便让人把他们两个扛走关在一间房里。
他还让廖小爷连夜赶去京城办件事情,顺便给乔涵儿一点儿教训,让她以后不要随便送些怪人到她这儿贩卖。
壹醉沈歡:總裁,妳真粗魯
乐正清站在角落看见乔於珂对乔墨儿也是如此这绝情,心里就放心很多,只要乔於珂没看出那个女子是乔墨儿,她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若是乔於珂发现她是乔墨儿,她一定会杀了她。
当务之急,乐正清觉得还是早早的让乔墨儿和那个韩云熙生米煮成熟饭,这样等到乔於珂发现的时候,他也会觉得为时已晚,甚至还是无能为力。
乔墨儿和韩云熙二人被送到了房间后,在合欢香的作用下,二人还是发生了关系,这一次的韩云熙是彻底的在肉-体上背叛了胡蝶儿,他好像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但却又是让他开心的事情,那种很久不见却失而复得的感觉,让韩云熙很是沉沦,甚至不想在这一刻的温柔乡里醒来。
耿逸怀在军营的时候,还是收到家里传来的密报,说皇上下旨让乔墨儿嫁给闫旭,乔墨儿不愿意嫁,便半夜离家出走,不幸却被贩卖到了撩舞阁,心急如焚的耿逸怀,半夜带着乔亦珂偷袭敌军,一举拿下敌军,将后事交给乔亦珂处理,自己则快马加鞭,往撩舞阁的方向奔去。
“墨儿,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啊!”
这边的耿逸怀往撩舞阁赶去,那边的太师府闫旭也接到了韩云熙传来的信件,立刻带兵往撩舞阁赶去。
“你们赶紧加快速度到撩舞阁,要是墨儿小姐出了问题,我拿你们所有人是问。”
月兮姑姑寻找乔墨儿无果,一直在耿王府附近转悠。
临夜深的时候,听见路过的闫旭提到了乔墨儿的名字,毫不犹豫的飞上了他的马车顶,跟着他们一路来到了撩舞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