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
这个和他记忆中的某种盛景在某种意义上吻合的世界,让亚戈不由得试图更进一步地接触这个奇异的城市。
也许,他需要一个身份。
一个与这个地方相符的身份。
一个……“人类”的身份?
…….
“我在思考!我在思考!不要打断我!”
酒吧里,一位身上的机械零件杂乱而失序地从身体中错开,仿佛已经破损般的男“人”喊道。
而面对他的,是另一群人。
“亲爱的思想家先生,这里是酒吧,并不是你的书房,这里也并没有准备你需要的东西,你的身体已经出现了损坏,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去找一趟医生。”
有着酒侍打扮的男人,和另一个酒客一同,将这位与其他“人”想比,看上去就像一台破烂机械的“思想家”抬了出去。
相由心生 殇卿猫
而路过的人,并没有任何意外。
惡人成雙
他们,都熟知且履行着这个社会,这个城市所有人都应有的事项——
责任、权力、利益的一体化。
在这个城市,他们可以不受任何强迫地发展自己的爱好,所需要的各种生产资料——各种工具设备原料,都可以在申请记录后被发放。
这是他们每个人的权利。
而与之相对的,是他们的义务。
拥有什么权利,就需要承担相应的义务。
虽然有“警察”这样的职业,但是,他们也是因为兴趣,因为爱好,因为维护治安维护稳定的爱好而成为警察,成为这个城市体系架构中的一员。
但是,每一个人都有维持社会稳定和维持社会秩序的义务。
每一个人都是这个城市、这个社会的所有者,但是,只是所有者之一。
是这个共同体中的一员,破坏秩序这种“秩序”,当然是不被容许的。
同样,也没有随意对他人做出审判裁决的权利。
酒吧,是酒吧主人在申请后分配到的资源。
按照规定来说,在这所有资源都属于整个共同体所有,属于每一个人,酒吧主人只是管理者而非所有者。
在这个物质生产能力已经超过需求,劳动失去价值,劳动成为了人自我实现,成为了吃饭喝水一般的精神需求的情况下,酒吧主人的需求是管理酒吧,他的权力是管理酒吧,而他的义务也是管理酒吧。
诗里特别有禅 骆玉明
出于管理的权力和义务,他可以把那疑似因为身体零件破损导致出现异常的家伙赶出去,但也仅限于此。
其他的一切,交由有兴趣和作为相关秩序管理的职业者来执行。
那身形处处带着残破和锈迹的机械人,在被酒吧赶出来之后,还没有等到管理秩序的“警员”到来,就已经离开了原地。
悟道天龍 啃魂
他并没有注意到,一对鸦眸正注视着他。
……
很奇怪。
很奇怪。
完完全全的机械。
没有灵体存在,什么灵雾还是灵魂,在这个全身机械的“人类”的身上,根本找不到。
就算说这是他前世,那个没有灵体…..不,没有发现灵体的世界,亚戈都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
在这个世界,在他所观察到的世界来看,他之前见过的所有事物,只要是活物,都有多多少少的灵雾存在。
完全的物质?
只有那些死物,才会连灵雾都没有。
看着这个有着类人姿态的机械,亚戈不免有些疑惑。
这,到底算不算是“活物”?
不过,他也很快想到了一件事。
一件阿蒂莱提及的,关于“巫师”的事情。
“‘途径’可不是什么‘成为神的途径’,而是以更高层次的存在形式为目标的蜕变道路,抛弃原本的身体,原本的存在形式,成为更高级的生命的道路。”
“巫师们的目标,可不是‘神’这么肤浅的东西。”
抛弃原本的存在形式,成为更高级的生命。
这是阿蒂莱口中,巫师们的目标。
谈及这些的时候,他们谈论的是“认知生命”。
在亚戈的理解中,所谓“认知生命”,是以认知形式存在的生命。
那么,完全由物质状态存在的生命,也应该是存在的吧?
不,没有“吧”。
就是。
在前世,在他那个没有发现所谓“灵体”的世界,一切都由物质组成。
思维、意识,从物质层面只不过是各种物质的综合而已。
最底层的精神活动——感官,是由各种感觉器官反馈得到的电信号、化学信号的传递。
而意识思维——是由大脑,由会对特定反馈信号进行特定反应的部分演化而来,因为能够储存信息,因为比起只能做出定式反应要优秀,因为能够提前对某些变化做出反应而更适应环境而存活的变异。
在前世,精神意识就是物质的一部分,是物质的复杂结构而形成的、拥有自主性的特殊性存在而已。
一个机械人,一个纯物质的“机械人”。
爆萌三越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像是前世中一些科幻作品中的“X基生命”,只不过不是碳基而是某种金属基而已。
经过类比消化后,亚戈很快便接受了这一事实。
而亚戈的目的…..
当然是他的身份。
他想要知道更多关于这个城市的事情。
他需要一个能够合理在这个城市中获取情报的身份。
杀了这个机械人,取而代之?
不,不需要。
亚戈不需要这么做,他也不确定杀死对方会不会有什么后果。
他其实只需要借助对方的身份就可以。
作为对方的“造物”而出现。
一个机械造物。
泛着晦暗感的银色身躯,随着亚戈位置转动而微微发亮。
为此,他也需要研究一下这些机械“人”的结构。
悖论迷锁,可以帮助他让自己融入这个新身份。
以这位“思想家”先生为参照目标…..
亚戈,发动了能力。
…….
奥凯兹并不高兴。
不是因为他过于专注地思考那些问题,也不是自己身上那些让他看起来并不好的破损。
而是因为其他人对于他的哲学,对于他的理论的嘲弄。
奥凯兹很生气,他是专业的,是从选择职业开始就没再改换过的专一者。
而不是那些三天两头因为兴趣换了一个又一个职业的享乐者。
他的理论是严谨的,为什么要因为他的外表而对他的理论加上不该有的态度!